请选择 进入手机版 | 继续访问电脑版

色撸堂♀性福生活♂第一天堂-www.selutang.com

 找回密码
 立即注册
搜索
查看: 4536|回复: 1

[都市系列~限] 【堕落之王】第四集:艳靡的夜曲 ◆第七章:艳丽的女鬼

[复制链接]
发表于 2017-9-21 13:29:40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  ◆第七章:艳丽的女鬼

  「你家在哪里?我送你回去。」

  「这条路再往前四千公尺左右。」镜子说道。

  再往前四千公尺,是一个高级别墅区,不过镜子在别墅区前面的一座桥上叫了停车。

  这座桥下是一条河,河面颇宽,不知道是为了别墅区特意挖的,还是本来就有的。

  「谢谢你。」镜子没有立即下去,而是用她特有的那双醉人双眸望着我,片刻后道:「本来我就这样离开是不礼貌的,但确实是心乱如麻,所以抱歉了。」

  我点了点头,没有说话。

  「那您回去吧,路上小心。」镜子挥了挥手。

  我本来想开口说话,但是却没有任何理由留下来,便发动了汽车,离开这里。

  不过离开的时候,我还是忍不住回头望了她一眼,她并没有走进别墅区,也没有目送我离开,而是站在桥头,痴痴地望着河水。

  「唉!」我莫名其妙叹了口气,遇到这种事情,我便是连劝慰的话也说不出。

  车子开出两三千公尺后,早已经见不到那座桥和那片别墅区了。

  路边风景无比优美,路灯不刺眼,但是却能看清楚路面。

  只是,路上实在太安静了。我莫名其妙地充满了不安,却不知道不安从哪里来。

  而且这种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浓烈,使得找不得不停车,用力去想到底哪里是我不安的来源。

  渐渐地脑子里面仿佛有一个模糊的身影,是刚才镜子临水而立的美妙身影。

  绝美是绝美,不过感觉有点阴冷。那痴痴望水的目光,在夜光下,使得她看来有点像女鬼。

  「女鬼?」我想到这点,身体打了一个寒颤,然后立刻飞快地转动方向盘朝别墅区的方向行驶,而且将车速加到最快。

  片刻后,我就回到了镜子下车的地方,那座雪白的石桥。

  此时,镜子已经不在桥上了,准确的说已经见不到镜子的身影了,她仿佛消失了。

  不知道是进了别墅区,还是去了其他地方。

  要是进了别墅区,也应该是刚刚进去,那么看门的警卫室现在肯定是亮着灯。而此时别墅区的大门关闭,警卫室也漆黑一团。

  「不好。」我心中暗叫一声,然后借着不远处的灯光,朝河水望去。

  这条河水流不急,水面如镜。

  不过,水面上依稀有缓动的痕迹,而此时无风。

  桥的栏杆上,有水花溅湿的痕迹。

  镜子跳河自尽了。

  我几乎来不及脱衣服,直接踹掉鞋子,跳进了河里。

  半夜的水还是非常凉快的,我下水后,双手双脚四处乱挥,想要抓住镜子的某一处部位。

  水里面什么都看不见,我抓了好久,都没能抓到什么。而且我游泳的技术很差,在水中这么片刻,几乎就已经不行了。

  气憋得久了,便双脚乱踢,身体沉得越发厉害。

  就这样,我身体渐渐地往下沉,脚不停地踢。本来会一点游泳的我,此时也不得要领。

  忽然,我踢到了一个柔软的物体,不由得再踢一脚。

  「是一个人。」我顿时确定我的感觉,紧迫之下,竟然往水底一钻,双手抓住那个柔软的躯体,然后拚命便要往上划。

  本来我一个人就已经够呛了,此时还要拖着一个人,而且水里的人尤其的重。这样一来,不但我无法往上浮,反而还有种被她往下拖的感觉。

  我另外一只手乱抓,猛地抓住河岸边的杂草,然后拚命用力,这才一点一点地爬了上来。

  最后将她完全拖上桥的时候,我也几乎脱了力气。

  脸色惨白的女子,果然是镜子,她竟然真的寻了短见。

  早知道这样,我何必把那段录音给她。没想到因为此事,她竟然会去寻死。

  尽管我现在累得如同一条死狗,但却不是我休息的时候。

  弯腰将她拦腰抱起,用力抖了几抖。

  顿时,她肚子里面的水从嘴里吐出。

  一直抖了好一会儿后,她肚子里面的水才渐渐吐尽了,但是她仍旧没有苏醒过来。

  此时应该怎么做,小学生都知道。

  我将镜子放平之后,捏住她的鼻子,吻上她的小嘴,为她做人工呼吸。

  她还没有死透,两分多钟后,便幽幽地醒了过来。

  先是传来一阵轻轻的咳嗽声,然后她睁开眼睛,首先看到了我。

  她的目光顿时变得复杂起来,因为她想死,但是被我救了,没有死成。

  我救了她,她本来应该感谢我,但是我却阻止了她死,所以她没有张嘴说话。

  「我竟然没有死成。」镜子喃喃自语道,接着她朝我微微一笑道:「我竟然又被你救了。」

  「我送你回家。」我说道。

  她用力地摇摇头,脸上浮现出一丝害怕,仿佛家里让她害怕。

  我不能将她丢在这里,万一她再次自尽那该怎么办。

  「那我先带你去最近的一家旅馆。」我问道。

  她没有说话,只是目光有些痴的望着天空。

  可此时天上,什么都没有。

  我直接将她抱起,放在狭窄的车后座,然后一路上寻找路边的旅馆。

  而镜子,没有丝毫的抵抗和异议。

  旅馆内,她依旧披着我宽大的衣服,手里正端著一杯热咖啡。

  但是她并没有喝,而是捧在手中。

  咖啡是饭店预备的,不是非常好,但是至少比即溶要好一些。

  镜子轻轻瞥了一眼那咖啡后,端起来抿了一小口,然后娇躯轻轻地打了一个寒颤,然后又轻轻地抿了一小口。

  我此时并不是非常注意镜子,而是在回忆刚才的情景,刚刚将镜子救出水的情景。

  镜子的娇躯成熟诱人,胸大臀圆,腰既柔软而又纤细。刚刚从水里救出的时候,那长裙就贴在身上,浑身的曲线毕露无遗,仿佛还露了大半的乳房。

  我那时才看清楚,她的乳房虽然不像刘离那么大,但是竟然也小不了多少。只不过,她乳房的形状比刘离的要好看很多,更加的圆。而且可能因为保养的关系,她的乳房雪白滑腻,真是人间极品。

  不但如此,裙子贴在圆隆的肥臀上,竟然连臀沟的痕迹都隐约露了出来。那两瓣臀又圆又满,偏偏裙子还要卷到大腿上,露出了两截雪白浑圆的大腿。

  这一切的一切,简直蛊惑得人几欲疯狂。

  然而刚才救人心切,好色如命的我,竟然没来得及看清楚。

  等我想看清楚的时候,我身上宽大的衣服,已经披在她的身上了。

  于是,此时我坐在她的对面一言不发,只是在脑子里面拚命回忆刚才性感的画面。

  然而回忆的效果,和现场的效果就不太一样了。

  回忆只是脑子里面意淫的影像而已,还比不上看色情电影,更比不上现实情景。

  喝了一杯咖啡后,镜子朝我望了一眼,见到我仍旧处于神游状态,稍稍犹豫了片刻后,拨通了服务台的电话,向他们要了两条新毛巾。

  然后,钻进浴室里面洗澡。

  这个饭店浴室的门并不是玻璃的,所以杜绝了我任何偷窥的念头,我只能根据水流声,判断这个时候镜子洗到了哪个部位,然后对那个部位用力地意淫。

  大概快一个小时后,她从浴室里面出来了。

  波浪型的头发已经吹干了。她依旧穿着我的衣服,不过手里却提着她的长裙、胸罩,还有丁字内裤。

  也就是说,此时她身体上,除了我的那件衣服,她什么都没穿,完全是真空的。

  此时,我非常的后悔,后悔为什么不买一件透明的衣服。

  裙子和胸罩、丁字内裤被她洗了,而且好像用吹风机吹过了,所以现在已经挺干的了。

  她此时就是要将裙子和胸罩、丁字内裤放到窗户外面去晾干。

  饭店的房间没有阳台,只有窗户。

  她打开窗户,为了将裙子挂上去,她用力踮着脚,上身前倾,顿时两瓣丰满的圆臀微微向后拱起。

  「操他娘……」我的老二猛地翘起,太他妈性感了,我几乎忍不住要冲上前去,将老二狠狠捅进她屁股里面,用力地强奸了她,因为我知道此时的她是真空的,薄薄的衣服下面什么都没有。

  晾好了衣服后,她返回坐在椅子上,而不是坐在床上。

  而且,她的坐姿非常的端庄。挺胸,直腰,弯臀,这种坐姿显然已经成为了习惯。

  不过这种坐姿的好处是使得胸部愈发挺,腰部越发细,臀部越发圆。

  我们只要了一间房,房间内有两张床。

  我不由得遐想万千,不过我所面对的是一个容貌丝毫不亚于章允,贵气、性感犹有过之的女人,竟然很难有真正去犯罪的冲动。

  「刚刚你怎么会回来?」镜子问道:「莫非知道我要寻短见吗?」

  我摇了摇头道:「因为我开车回去的路上,不安的心思越来越浓,脑子里面总是浮现你的身影。」

  镜子微微愕然道:「这是所谓的第六感吗?你脑子浮现我身影的时候,是什么感觉?」

  「就仿佛,看到了一个溺水的女鬼。」我说道。

  镜子的娇躯顿时清晰地一颤,然后朝窗户外面看了一眼,仿佛有了一丝畏惧。

  「你觉得这个世界上有完美的事物吗?」镜子忽然问道。

  假如,我不是那么了解她的话,一定不知道她为什么要这么问。然而,我非常了解她。

  「没有。」我斩钉截铁道:「无论是一个人,还是一个世界,甚至是宇宙。只有平衡,而不会有完美,平衡才是永恒的主题。」

  「你说说看。」镜子说道。

  「每当一件极度美丽的事物展现在眼前的时候,它的背后就会有一个极度丑陋的阴影伴随,或许会爆发在世人面前,或许不会。」

  「就仿佛遇到甚至拥有一个非常美丽的女人,这是一件非常美好的事情,但是越是美丽的女人,就意味着越大的危险,不管是外在的还是内在的。」

  「一个人若是温柔细微,就代表着她敏感难测。一个人若大气豪爽,就代表他粗心不羁。刚则易折,柔则阴妖。所以要追求一种平衡,不管是内在的还是外在的。」我难得地认真说道。

  镜子眉头微微一皱,道:「那你觉得有没有完美的感情呢?我说的完美的感情,就是纯洁的、贞洁的、坚贞的、永久的。」

  我顿时沉静了下来,我虽然是一个好色的混蛋,但是我却希望有这样的爱情,我非常希望有。

  就算不发生在我身上,我也希望发生在别人身上。

  「我不知道。」我低头道:「或许有吧,或许又没有。天下间没有完全一样的两片叶子,两个人的结合,如同齿轮的咬合。或许天下间,也没有完全吻合、没有丝毫缝隙的齿轮。」

  镜子的脸蛋,顿时变得苍白。

  这是一个非常偏执的人,一直在追求完美,尤其是感情上的。尽管她自己的感情已经不完美了,但是她还是希望有完美的感情存在。

  「或许有这种齿轮的存在。」顿了顿,我又说道:「只不过它们从来没相遇过。但是无论是两个人的结合,还是齿轮的吻合,都是会摩擦的,渐渐地就吻合了。甚至,彼此进入对方,彼此不分。那个时候,就无所谓完美不完美了。所以我不知道有没有完美的感情,但是每个人都会知道,只不过无法告诉别人。」

  镜子顿时眼前一亮,问道:「那你觉得,什么时候会知道?」

  我回答道:「临死的时候,万念俱灰的时候吧。若那个时候对对方的情感,是单纯的,毫无杂质的,那就说明有完美的感情。反之,就是没有。」

  没想到这句话,竟然将眼前的绝色美女点亮了,她的整张脸蛋都亮起,道:「会有的,肯定会有的。」

  我却陷入疑惑之中,按照哲学上来说,人是一直在追求完美的,可是我是否会这么做,实在不敢肯定,因为我目前的所作所为,实在可以说是恶劣,而且我还没有丝毫反悔的意思。

  接下来,镜子便一直没有说话。

  我不由得看了看窗外,当然窗外一直是黑暗的,所以也看不出时间。低头看了看表,发现竟然已经十二点了。已经是凌晨了,应该睡觉了。

  然而,我们只开了一个房间。房间里面有两张床,就算我们一个人睡一张,我的旁边,还是睡着一个超级绝顶美女。

  顿时,我的心跳不由得加速,喉咙微微有些干。

  吞了吞唾沫,然后我装模作样地做出有点困的样子,然后眼睛朝床上望去。

  本来镜子处于沉思之中,看到我的举止后,先是微微一愕,然后忽然站起身来,飞快朝窗户跑去,吓了我一跳。

  不过她跑得快,衣服的下摆飘起,然后看见了雪白的两条腿。

  顿时,心跳如鼓,口干舌燥。

  没想到,这个女人竟然将晾在外面的裙子、丁字内裤和胸罩都收了进来,然后走进洗手间。

  我不由得疑惑不解,大约十来分钟后,她从洗手间出来了。

  不过,已经换上了那条美丽的裙子。

  红色的裙子,使得眼前的女人看来神秘而又诱人,成熟而又贵气。

  尤其,胸部那么大,臀部那么浑圆饱满。

  「非常麻烦你,能够送我回家吗?」镜子忽然问道。

  我大为诧异,惊道:「现在?」

  镜子点了点头。

  我的香艳期待顿时完全破灭,虽然本来也没打算要插这个尤物的穴,也没有摸乳摸屁股的罪恶计划。

  但是,对和这个尤物共处一室,我还是充满向往的。

  但是,现在她竟然要回家,难怪用吹风机吹干了衣服。原本这类衣服,是绝对不能用吹风机烘干的。

  她从来就没想过要和我住一个房间,在旅馆里面过夜。

  「好吧。」我无力道。


发表于 2017-11-8 17:39:36 | 显示全部楼层
支持一下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Archiver|手机版|小黑屋|色撸堂-http://www.selutang.com  

GMT+8, 2018-7-23 00:05 , Processed in 0.038131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2

© 2001-2013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